订单外流东南亚进出口增速放缓广东外贸今年怎么走

  去年为海运费飙涨、运力不足发愁的外贸人,今年又有了新烦恼。比如,广东江门一家零部件企业的人事负责人陈羽最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订单变少了,该安排车间那些闲着的工人干些什么活好?”

  由于国内散点多发的疫情及封控,物流和供应链受阻,加之国外通胀、复工、地缘冲突等影响,一季度部分企业的订单相比去年有所减少。他们每天盯着汇率,希望近期人民币贬值能让他们争取到更多国外订单。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全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9.42万亿元,同比增长10.7%。广东以1.84万亿元的总额占据首位,但同比增长仅0.6%,出口增速放缓至2.2%,在其他省份那一众的两位数增速中显得尤为扎眼。

  2021年,经历了2020年的低谷,广东交出了一份出色的外贸成绩单:进出口总额突破8万亿元,同比增长16.7%,两年平均增长7.5%。全年累计同比增速保持两位数增长,一年净增约1.2万亿元。

  在高基数的基础上,今年广东外贸增速回落实是意料之中,叠加疫情、国际形势变化等因素影响,回落得更明显些。

  一季度,广东货物进出口总额18367.2亿元,同比增长0.6%;出口总额为11447.8亿元,增长2.2%;进口总额为6919.4亿元,下降2.0%。进出口总额占全国比例的19.5%,创2004年以来的季度新低。

  据广州海关有关负责人表示,广东外贸克服多方面不利因素影响实现逆势增长,主要原因在于制造业出口“压舱”、大宗商品进口助推和1月1日生效的RCEP。

  从商品结构看,一季度出口实现正增长的前几位分别是集成电路、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塑料制品、电工器材。而传统强项的机电产品一季度出口额为7771.5亿元,微降0.3%。进口方面,粮食增加20.4%,原油增加68.1%,天然气增加37.1%,大宗商品对进口贸易贡献度较高。

  分地区来看,在广东21个地市中,8个地市进出口增速下滑,13个地市实现正增长,其中韶关出口同比增长29.7%,增幅居广东省首位。广州、深圳、佛山、东莞是主要的外贸大市,占全省8成左右的进出口份额。一季度,四大城市的增速分别为1.1%、-2.8%、4.7%及-0.6%,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3月份,深圳、东莞因疫情相继按下暂停键。这两大城市占广东进出口总额的58%左右。由于暂时的停工停产,以及物流堵塞,两地一季度进出口出现不同程度波动,深圳进出口总值超过7000亿元,整体下降2.8%,其中出口下降2.6%为4076.6亿元;东莞进口1222.6亿,下跌6.2%,出口增长3.3%,达1974.5亿元。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如果比较广东、江苏、浙江几个外贸大省的情况,广东一季度疫情反复多一点,对进出口有一定影响。民营企业通常会受疫情、资金等的因素影响较大,占广东半壁江山以上的民营企业增长很低。贸易结构和产品结构方面也有影响,广东对东盟进出口增长缓慢,占比较大,下拉的影响也就较大;传统强项的机电产品出口出现下降。

  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陈万灵看来,一季度0.6%的增速其实在正常范围内,也意味着广东外贸回归常态。

  他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称:“就一季度外贸数据来讲,由于春节会耽误点时间,所以外贸数据通常比较低,有周期性的因素在里面。更主要的是2021年基数高的缘故,在这基础上能增长已经不错了。至于3月份深圳、东莞等城市疫情的影响会存在滞后性,要到二季度才会真正显现。”

  东盟、美国、欧盟等是广东对外贸易的主要市场。根据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的统计,一季度广东对东盟进出口同比增长0.9%,对美国进出口同比增长10%,对欧盟进出口同比增长4%。

  广东对中国香港的出口最多,许多货物需要从香港转运世界各地。2021年广东对香港出口总值占出口的22.5%,今年一季度该比例降至18.9%。2月份起,香港疫情暴发并外溢到珠三角部分地区,双边疫情导致广东对香港的进出口均有较大降幅,一季度出口同比下降11.1%,3月份更是降了29.7%。

  陈羽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我们公司的产品主要出口马来西亚、中国香港、日本等地,但2、3月几乎就没有香港那边的订单了,我们的货也发不过去,没有司机可以运货。马来西亚也封了很久。订单减少,产量也就减少,疫情之下员工不敢轻易跳槽,这么多人都不知道安排他们去干嘛。”

  另一方面,今年以来东南亚国家陆续放宽入境限制,产能不断恢复。比如,越南1月30日出台了关于复工复产的发展计划。马来西亚于5月1日起将放松防疫管制,解除大部分防疫限制措施。

  随着复工脚步加快,越南一季度外贸表现亮眼。据越南海关数据,一季度货物进出口总值达1767.5亿美元,比2021年同期增长14.3%。放开入境的3月,进出口总值达到673.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比上月增长38.1%,其中,出口增长48.2%至347.1亿美元。据报道,越南服装制造业出口势头强劲,当地许多纺织企业订单已排到今年第3季度。

  许小铭所在的公司是肇庆一家玩具生产销售商。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有一些比较大的国外货商会主动把部分订单分配给越南、柬埔寨、印度的一些工厂去做。因为中国的人工成本越来越高,所以单价就高,中国人工方面的优势已经不是很明显了。”

  陈万灵说,一方面,疫情影响企业生产,不少企业开工不足,人员的工资收入受到影响,导致企业人力资源流走,另一方面又影响新的劳动力资源流入。再加上俄乌战争的影响,复杂的国际形势会让一些外资企业搬走。

  同时他也抱有信心:“随着疫情得到控制,营商环境恢复,有些资本、订单就又回来了。中国还是有技术、效率以及营商环境优势的,所以不用太过激,只要把自己事情做好,外资肯定会回来。”

  另外,对广东而言,订单转移、外资流走会导致本地加工贸易的比例更低。一季度,广东加工贸易占进出口比重降至25.6%,一般贸易则增长5.9%,占比增至55.3%。

  陈万灵指出,加工贸易对GDP增长的贡献度与拉动度较大。加工贸易减少,对企业外包有很大影响,订单回不来,工人就会想着离开,广东本来就缺劳动力,现在更缺了。这也促使着产业和贸易转型升级。

  虽然今年海运费、集装箱等问题不再那么突出了,但因为通胀压力、俄乌战争等因素,对部分外贸企业而言,国外市场还是不好做。

  许小铭表示:“国外对市场不抱很明朗的态度,对新产品开发比较保守,交给国内企业的订单就少了。”

  去年底该公司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打算发力国内市场,投入更多资金在产品研发上。但因为疫情原因,“业务员带星出行受阻,客户的日子也不好过,货款结算相对应的也有影响。银行贷款政策虽然放宽,但是银行对风控又更严谨了。实际上国内外市场都不容易。”许小铭说。

  4月27日,广东省政府常务会议强调,要把畅通贸易通道作为当前稳外贸首要任务,积极扩大国际国内海运、铁路货运、航空货运运力,提升港口作业效率。要一对一帮助重点外贸企业解决物流、融资、劳动力等接单障碍,实施好广东高质量落实RCEP行动计划,办好“粤贸全球”等展销活动,扩大出口信用保险覆盖面,组织企业多渠道抢抓订单。要千方百计挖掘外贸增量,大力支持跨境电商、市场采购、加工贸易等业态发展,拿出务实管用措施保持外贸稳定发展。

  4月28日,《广东金融支持受疫情影响企业纾困和经济稳增长行动方案》出台,从提升金融服务外贸外资能力、加大出口信用保险支持、提升外贸企业汇率避险能力、加大跨境电商融资支持、期现联动推动大宗商品贸易发展五方面加大对稳外资的金融支持力度。

  5月5日,广东发布8个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实施方案,所涉及的韶关、河源、汕尾、阳江、清远、潮州、揭阳、云浮8市将迎来跨境电商与国际贸易发展的新机遇。这也是新的增量。

  “面对国际局势的动荡,广东率先受冲击,尤其是对外依存度高的大宗商品进口,因此频频出台稳定外贸基本盘的应对措施。”彭澎说,一季度不能代表全年情况,广东外贸韧劲犹存。

  他认为,广东作为世界工厂,供应链、产业链上具有优势,也正在突破“卡脖子”技术的约束,这是广东外贸持续发展的根本。民营企业投资稳定增长,表现出一些积极因素,对后势有拉动作用。另外,人民币汇率对美元的波动可能影响较大,广东可以加大对东南亚的出口来对冲。

  “稳住市场,稳住原来的需求,才能谈增长。”陈万灵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增长来源肯定还是靠产业基础和技术创新,不断拓展市场做出新的产品,提升贸易合作水平和高技术产品的出口份额。他还提到,应持续为企业降低制度性成本,优化营商环境,帮企业减轻负担。但企业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自身的盈利,自己的产量上去才行。老照片 七十年代的工业生产